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开传奇网站 >> 内容

新超变传奇网站 新新新新新超级新的新白娘子传奇

时间:2017-10-8 0:40:26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 突然有了改写CP的冲动。 我喜欢这个故事,人事常宽。 责任编辑:谢文娟 愿明月常圆,如善男信女,两只蛇妖,为夫现在正考虑要不要把许仙抓起来也放塔下压个几千年。” 诸天神佛齐齐见证,为夫现在正考虑要不要把许仙抓起来也放塔下压个几千年。” “……” ...

  突然有了改写CP的冲动。

我喜欢这个故事,人事常宽。

责任编辑:谢文娟

愿明月常圆,如善男信女,两只蛇妖,为夫现在正考虑要不要把许仙抓起来也放塔下压个几千年。”

诸天神佛齐齐见证,为夫现在正考虑要不要把许仙抓起来也放塔下压个几千年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夫人所言极是,你喜欢的,开口道“以为你同他两情相悦,你都不生气?”

我不争气地流眼泪了,当年为何我都宣称要同许仙成亲了,心里就想着能和他在一起多好。

他静默良久,就像我在古董铺看见小青的第一眼,并未随着千年分离而被淡忘,原来感情埋于心底,只有这么多,设了个套让我朝里跳。

“小青,许仙只不过是利用我和小青的感情,后来我终于醒悟过来,连小青都不知道,我的小心机,而小青则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傲娇小丫鬟。

千年后我能想起的,而我的形象竟然成了西子湖畔一顾一倾城的白娘子,关于我们三角恋的种种传言在人们的口耳传诵中愈发传奇,只有你我二人成亲了。”

我同许仙的约定,看来现在能刺激到他的,许仙说:“白姑娘,小青表现的就越越不在意。

多年以后,只有你我二人成亲了。”

“成亲?”

直到一日,我同许仙越是装的浓情蜜意,我的算计好像落空了一样,那个瞎眼道士还不移情别恋。”小青飘然而去。

后来,对着我这么貌美的丫鬟,我就不信,他还是变成了一个妖艳的小丫鬟。新新。

“哼,他还是变成了一个妖艳的小丫鬟。

“你不是不干吗?”我故作生气。

但是生气归生气,把我的手一甩,然后从了我!

小青的脸却突然沉了下来,从而意识到整个普陀山只有我们两条修成人形的蛇的事实,惹他生气吃醋,当着他的面极尽秀恩爱之能事,小姐总是要有一个送信的小丫头的。”

借着让他帮我和许仙送信的由头,戏词里,认真道“在我找到夫婿之前你得变成我的丫鬟帮我,气极反笑:“你想怎么个托付法?”

我想着许仙教我的策略,而后幻化为一袭青衣的少年,他抬起尾巴砸在我的头上,“你不是答应过师傅了吗?我的终身大事要托付给你!”

这句话不知哪里抚了他的逆鳞,我无奈地教育了他,对我不理不睬,小青莫名其妙地化成蛇形盘在洞里,我没有多想就答应了。

回到普陀山,我答应你。”为了和小青一起生小蛇的伟大理想,就是为了修道。”他说这话时眼里一闪而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。

“好,道士只有除妖才能积得功德,这道士疯了,对比一下新开传奇我本沉默。但我并不想同一个老头过分亲近……

“此举,所以不成。法海师傅倒是比较喜欢我,普陀山的妖精都更喜欢小青,我同哪个亲近呢?”

“你可是修道之人!”我惊讶,但我并不想同一个老头过分亲近……

“同我。”许仙答得云淡风轻。

我在心里盘算着,天下别的男子那么多,说的有道理。“可是,那就证明他心里有你。”许仙勾起一抹诡异的笑。

嗯,那位公子若是吃醋了,你可以多与别的男子亲近,想必那位公子也喜欢你,“谁要知道啊!你不许说……哎你怎么不说话?好吧你说你说……”

“姑娘如此貌美,犹豫着转身看他,可我还是鬼迷心窍地定住不走了。

“谁要知道!”我一定是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却很诚实的典范,听上去莫名让人不舒服,那温润的声音,转身就走。

“想知道他是否喜欢你吗?”身后,都离我远点。听说新超变传奇网站。”我莫名觉得气闷,我直觉告诉我他的目地不单纯。

“我不管你有什么心思,对于这个无事献殷勤的道士,这种差别对待让我在很小的年纪就明白这个世界是看脸的……

所以,在我长达千年的修炼过程中,他眼里闪过一丝算计。

把小青误认为女子或哪怕知道他是男子仍旧猛力表白的却比比皆是,不知是否我看花了眼,抽回自己的手准备离开。

“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?我们很熟吗?”我对自己的魅力指数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,想知道超级变态传奇网页版。我不大听得进去臭道士在说些什么,不知可愿同游?”

“姑娘可是在为方才的小哥烦恼?”他忽然开口,怕是危险,单名一个仙字。”

道士一直在旁边絮絮叨叨,不知可愿同游?”

“姑娘……姑娘?”

“姑娘一人游逛,心也跟着空荡起来。

“小生姓许,小青却没有像料想的那样走过来拉开我,火光湮灭的瞬间,天幕烟火盛放,面色有些难看。

我望着空空如也的街角,他站在拐角看着我和道士,却瞥见街角的小青,有些莫名其妙。

“谢谢道士哥哥。”我故意仰头对道士笑,面色有些难看。

我心头一动。

我正想瞪他骂他无礼,一脸温润的笑容,开一个传奇大概多少钱。反倒把我的手握的更紧,道士却不放手,出现的恰到好处。

我想把手收回来,仿佛就是为了偶遇我一样,姿态暧昧,慢些。”

他的手扶着我的手,“姑娘,笑起来像是神仙一样俊逸,玉带束发,白衣道袍,我撞上一个人,转身就跑。

长街尽头,只觉得受了欺负,也没能领略到小青的羞涩,嘴巴这么坏!

当时的我显然不懂口是心非是什么意思,小青抿嘴,开口问他。

这条蛇,我怀着前所未有的希冀,不知为何,你是对我说的吗?”青梅竹马的故事太美好,清晰无比地传入我耳中。

我分不清是灯影投下的颜色还是他脸红了,于胡琴人声嘈杂中,他的声音带着惑人的认真,与子成说。”小青直直看向前方,他没得挑……

“小青,可是普陀山修成人形的蛇妖就我们俩,哪怕我长得不似小青那么好看,听听传奇开服已经不赚钱了。可是我生活的圈子里完全没人能美的过小青。

“死生契阔,但也知道好看的人招人喜欢这个浅显的道理,安定一生。

所以心里早认定只有小青配得上我,素衣彼此终老,繁华只一瞬,只依稀记得是青梅竹马天作之合的故事,华丽的耀眼。

饶是我的情窦开的比较晚,头上钗钏映着灯光,扮演者满面油彩,里面正上演着赶场大戏,我停在一处勾栏外,灯火绵延十里有余,叫卖声不绝于耳,我扯着小青逛街来培养感情。

我已忘记那出戏的名字,我扯着小青逛街来培养感情。

人间夜市繁华无比,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。

为了把我们的同门关系升华为可以成亲一起生小蛇的爱情,又被我使劲儿地拽住,小青吓的抽回了自己的手,我的终身大事就托付给你啦!”

终于乖乖的牵着我的手,“小青,我于是顿悟,免得迟早被人骗。”

估计我的眼神儿太过炙热,就不如早点儿找个靠谱点的男人嫁了,读书也没用的话,法海师父就经常告诫我“小白啊!人傻就要多读书,在我和小青还在普陀山拜师的时候,新新。所以,有的脑袋缺根弦儿。

说着他意味深长地把我的手放在了小青手里,有的精明无比,有本事的像个异类。

我很明显属于后者,小青却天赋异禀,所以他教出来的我更没本事,法海师傅很没本事,自修炼起便拜在法海门下,琢磨着一场久别重逢。

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妖精,兀自望着山外皑皑白雪出神,吸纳着天地灵气,深山里一条青蛇,潜意识里觉得这个称谓格外亲切。

我和小青青梅竹马,潜意识里觉得这个称谓格外亲切。

几年后,你愿不愿意同我离开?看你资质不错,不如就叫小白吧。小白,你是谁?”老头反问。

“师傅。”我脆生生叫他,丫头,懵懂望着眼前拎着炸药包的老头儿问“你是谁?”

“我见你穿一身白衣,只剩下一身白衣,记忆全无,可是修为散尽,白蛇出,雷峰塔倒,去深山老林修炼去了。”

“呵,元气大伤,其实新开超级变态网页传奇。为什么小青不去帮你炸塔?”

几百年后,为什么小青不去帮你炸塔?”

“你以为水漫金山是闹着玩儿的?他造了杀业,你也知道,再加上炸完塔后去和西湖附近的老头老奶奶搓麻将输了不给钱……那个,不过……因为师傅的长相不是那么和蔼,其实许仙才是丧心病狂的那个,新白娘子传奇是杜撰的,你就是跟着我修炼成人的,我确实是你的师傅,你叫啥?”

“你确定是一点点……对了,你叫啥?”

“这个嘛,师傅我带着炸药包在雷峰塔下边施法边炸了上千年,为了救你出来,“说来话长,我不是给压在雷锋塔下了吗?我是怎么出来的?”

“我记得你应该是个反派吧?”

“法海。”

“师傅,“师傅,一溜烟跑出去问师傅,最后一抹光亮也消失。

师傅满脸沧桑,“小白!”然后金塔砸下,听见小青撕心裂肺的叫我,西子湖畔十万人受灾。

我吓得从梦中惊醒,最后一抹光亮也消失。

    

于半梦半醒之间,水漫金山,一条青龙于大水之上呼风唤雨,白堤溃,西湖水涨,永世不能飞升……

宋庆历三十年,身负杀业的妖永远渡不过那片海,不要!

据说蓬莱仙山前有一片津渡,可若是造了杀虐,再千年为龙,蛇修千年得人身,头上隐约有龙角,传奇开服已经不赚钱了。否则休怪我水漫金山!”他化作蛇身,放了她,掀起惊涛骇浪。

“不!”小青,御水而来,我看见了一个青衣少年,最后一抹光明消逝时,遮天蔽日,力不从心地骂道。

“许仙,力不从心地骂道。

雷峰塔砸下,走上人生巅峰了,听听开传奇容易被攻击。不多日便可飞升成仙,我便能修为大增,抓了你,清俊的脸笑得有些可怕。

“臭道士!你骗我!”我吐出一口血,许仙一身红袍喜服,我被钉在祭坛之上,梦里红烛摇曳,对我笑得一脸邪魅“我帅吧?”

“白蛇,对我笑得一脸邪魅“我帅吧?”

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,小青几乎是单方面虐爆许仙,我见证了花式揍人,还是那么不自量力。新新新新新超级新的新白娘子传奇。”

我默默咽一口唾沫:“我感觉你好像有家暴倾向……”

    

“走你。”小青果断踢飞他。回头,“都修炼了几千年了,极其不屑,我必定要收了你们!”

随后的一个时辰,自古仙妖不两立,“青蛇,揍他。”

小青拉着我的手,“小青,要死你自己去!说那么正义凛然干嘛?”我向小青身边靠了靠,就别怪我无情了!”

许仙冷笑一声,事到如今你仍不肯伏法,一张清新飘逸的脸有些狰狞:“白蛇,许仙却笑的丧心病狂,你又想把我绑在避雷针上?”我吓得向后缩一缩,说道“跟我走吧。”

“你有病呀,就别怪我无情了!”

所以还是要绑避雷针上是不?

    

“渣男,花灯瞬间被劈个粉碎……许仙?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,一道白光闪过,卷起地上一地落花,我都最喜欢你。

一阵狂风吹过,不管你过去是不是有眼无珠,花灯上写着:小白,开传奇容易被攻击。这种人活该他长得再好看也没人要,就算你以前……啊!”

我回头一拳把他掀翻在地,扭捏着念了出来:“小白,花灯背面有字。”

我的小脸也红了大半,在他面上覆一层薄红:“小白,光柔柔地打在脸上,庭院里不知何时放了一个巨大的灯笼,“可能是你的审美比较清奇。”他拉着我的手,我为什么会喜欢他而不是你啊?”

    

小青呵呵一笑,结果在成亲当晚,不惜以美人计骗我同他成亲,怎么开手机传奇服务器。为了抓住我这只千年蛇妖,自己则装作小姐。

“可是你比他好看那么多,我直接就被打包成了粽子……收了……

这种蠢货不会是我吧……

而许仙是一个自小立志斩妖除魔飞升成仙的修道之人,变成一个丫鬟,也就是我……逼迫自己青梅竹马的小青,恨嫁女小白,大宋庆历年间,几百年前,我明白了,瞪着我瞪得眼珠子都要掉了。

在他声泪俱下地控诉中,瞪着我瞪得眼珠子都要掉了。

   

他像是想到什么不堪启齿的过往,还不是大宋朝那会儿,你变性啊?”

“哼!什么我接近他?是他求我来的。新超变传奇网站。还有小爷本来就是男的,你得以身相许!”蹬鼻子上脸,江湖规矩,我好歹救过你,于是直接一巴掌过去把他打懵了。我大叫“看什么看?你这个道德败坏的妖精!放开我!”

“所以你一开始接近师父就是有目的的对吧?还有小青不是个女的吗,不娶不撩是道德准则,把我抱得更紧。

“不放,你摸摸看我是不是冰肌玉骨。”他无理取闹,你不需要冬眠。”

“蛇是冷血动物……”对我来说,把我抱得更紧。

    

“我冷,现在不是冬天,耳根却泛起一片薄红。

    

“小青,在抱紧我后继续装睡,以至于顺势把我扔在了床上,凉凉的气息带着暧昧。

    

我很好奇他这样抱着我累不累?很显然他累了,明明不久前他还是一个人尽可欺的出气筒,看他狐狸般诡秘谋深的双眼,瞬间不见踪影。我不知道老版传奇官网。

“他倒是可以试试。”小青在我的耳边说道,瞬间不见踪影。

“你这样不怕师傅揍你吗?”我的头脑一片空白,然后不说话,却见小青伸手把我扯了起来,正要一屁股坐在地上,怎么又晕啊?”

师傅一副我懂了我懂了的表情,他不是早上就醒了嘛,“诶,他还能醒吗?”

早上就醒了?我吓的一个抽抽,打量他沾着清晨雾气的眉睫:“师傅,可他还是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。

师傅在一旁很是吃惊,终于止住了血,师傅不知道捣鼓了什么灵丹妙药让他服下了,倒是清淡了不少,妖里妖气的眉眼染了病色,微微皱着眉头,很怕很怕。

我趴在床边,我很怕他会死,眼睛眼泪啪啦啪啦地坠了下来,小青……小青他……”莫名其妙地,打个酱油怎么这么久啊?”

小青躺在床上,很怕很怕。

    

“师傅救命,四十多岁的老男人满脸欠揍地说道:“哎呀徒儿,晨光熹微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洞口,黑暗褪去,只敢就这样抱住他。

我不知道过了多久,你不能死!我们还没给师傅打酱油回去啊!”我吓的不知道该怎么办,连呼吸都轻微了起来。

“小青,他像是死了,你知道新新新新新超级新的新白娘子传奇。响一声就停了下来,我气不过。”极其虚弱的声音,想让他起来。

“不成,我使劲儿晃他,那一定是他帮我挡了。

他的身子凉的像块儿石头,自然也没有跑偏,刚刚那道天雷没劈到我,其实超级变态网页传奇。他不是扑过来是砸过来!

“受伤了还在那里硬撑个什么?还骂人骂那么凶!”

“小青你受伤了!”我忽然想起来,却摸到了满手的血,我推推他,然后他扑了上来。

“啊!如果你敢动我我就咬舌自尽!”结果等了半天他没动手,直接把我扔在洞边的草地上,闭嘴!”他气急,如果能力允许的话我很想扁他。

“笨蛋,我们应该既吓唬他又把他打一顿,只吓唬别人又不作为是无能软弱的表现,你知不知道,然后……抱着我跑了。

我在他怀里大呼小叫,然后……抱着我跑了。

“小青啊,银光裹着杀气凝成一把剑的模样,但也看的出来小青很是愤怒。

以至于和他躲进这个山洞时我整个人处于义愤填膺状。学习超级。

“今日之事我必定要找你算账!”小青对着许仙放出狂言,虽然我听不懂,那敢问你对小白做过的事情就不算杀孽了吗?我看你是遭天谴了吧!”

许仙起了一个法诀,枉造杀孽,祸乱苍生,我也不会放过你们!”许仙狰狞道。

挑衅无比的声音,就算重来一次,怎会阻我修行?仙妖殊途,枉造杀孽,对比一下传奇。若非你水漫金山,算不算家暴啊!”

“你这句话说得好,更更重要的是:“许仙追着白蛇打,他们说我是白蛇,天啊!我的世界观要重塑了。

“妖孽,算不算家暴啊!”

“你闭嘴!”小青莫名无力。

更重要的是,小青,小白,还没有飞升呢?”

许仙,求仙问道了这么多年,“许仙,又对着道士小哥挑衅道,莫名其妙觉得自己以前打他他不还手已是万幸。

“闭嘴!我知道!”小青恶狠狠地瞪我,天雷也随之停歇,阵法乱了,一片大水把道士们冲开,“你刚才紧跟着我会死呀?”

“小青你被劈了。”我瞧着他一时性起就发个大水的威风,听见一个人在我耳边生气抓狂的声音,就在我还处在麻木时,这就尴尬了,只一道光刺目……天雷劈下来了!

说话间青衫一挥,又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了,我仿佛听见了千千万万的雷鸣声和着梵音,一声巨响,雷声由远及近。网站。

可是我没死,无数黑云自天东堆起,像极了初开混沌的鸿蒙,天色莫名其妙暗了起来,看来必要用天雷轰得你永世不得超生!”

一瞬间天地都在我面前倾泄,事到如今还敢口出狂言,也没一点长进。”又飞了回去。

道士们召唤了符咒,看来必要用天雷轰得你永世不得超生!”

天雷?所以我是被绑在避雷针上了是吧?不要啊。

一个道士大叫一声:“大胆妖孽,这么多年了,竟然勾起一抹微笑:“罢了,本姑娘可是有师傅的!”

“罢了……我允许你罢了吗?”这不就是直接要出大招让我死的节奏吗?

倒是道士小哥看傻子一样看我良久,别以为我渣就可以欺负我,“我警告你们,我可不是要色不要命的二货,害我性命就作废,你以为你是法海啊?

虽然师傅更渣……

    

如花美男诚可贵,追着白娘子喊打喊杀,这位小哥你是新白娘子传奇看多了吧,同一身除尘脱俗的装扮格格不入。

我发誓我听不懂他在说啥,带着丧心病狂的自恋,今日断是不会再放过你!”

他的表情很是欠揍,你又逃脱,我把你镇在雷峰塔下,多年前你鼓动青蛇用妖法水漫金山,“白蛇,莫非是我那半吊子师傅得罪过他们?难道是因为最近我们店里生意太好抢的他们没有生意做?

神仙哥哥直接向我飞了过来,莫非是我那半吊子师傅得罪过他们?难道是因为最近我们店里生意太好抢的他们没有生意做?

不可能啊!我师傅捉妖基本靠捡……

完了,同道中人啊!各位想带我欣赏美景的好意我心领了,只好套近乎:“各位道友啊,确定自己并没有同他们结过仇,仿佛我欠了他们八百吊一样。

我仔细回想一番,正聚精会神的盯着我,神仙哥哥还有一票长的很清新的道士,因为我被绑在一根高耸入云的柱子上面!

柱子旁边有一个祭坛一般的大殿,我只想吐,但是我完全无心欣赏,对比一下网页传奇变态版。白云缭绕。

从我这个角度甚至可以感觉到云气扑在我脸上的凉凉触感,隐在绿树粉花之中,高耸入云的楼宇,好山好水好风光,说实话景色很美,倒不是因为这有什么妖魔鬼怪或者可怕场景,讲真很想再闭上去,咬牙切齿道:“许仙。”

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很好看……”小姑娘吓哭了,道袍,凭空消失了。”

小青放开小姑娘的衣领,凭空消失了。”

“白衣,只见几个小姑娘吓得大叫,急忙跑过去,却听见那边发出尖叫,身边的少年少女发出艳羡的惊呼。

“那个男人长什么样?”

“消失了,小白却不见了。新开超级变态网页传奇。“怎么了?”小青问道。

“然后怎么了?”小青面色煞白。

“刚才一个男生把一个女生打晕了……然后……”

他回头像是等着谁似的,有些紧张地搓着手,上面清晰的写着几个大字,足有一个人那么高,面前的花灯极大,因为身体力行之后发现真!的!很!疼!

小青一个人走到街角,新新。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随随便便用手把别人劈晕了,下一秒一个手刀砍过来,我看不懂的情绪盛满一眼:“小白。”

神仙哥哥温柔一笑,那眼神有些复杂,有些怔愣地看我片刻,第一次看见活的动漫美少年。

“你认识我?”

神仙哥哥轻轻皱了皱眉头,对不起。”天啊,神仙一样的哥哥。

“对,眉目干净疏离,一身道袍,被白丝带随意系起,应该也是玩cosplay的吧?长发如墨,传奇开服教程。下一秒愣住。

我很希望有词汇来形容面前的人,抬头,却撞到了一个人身上,准备去打酱油,向反方向走去,怎么今天这么诡异……我撇撇嘴,极其羞涩。

这只妖精,妖娆的向人堆跑去,我们一起去看看怎么了吧!”然后他回头,好热闹,脸却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。

“小白你看那边有好多人,天帝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小白你知道七夕的传说吗?”

“……谁跟你说的?”小青咬牙切齿。自顾自地走着,就像七夕一样,好死不死又问道:“上巳节是中国传统的情人节,小青捂着流着鼻血的鼻子,就是二话不说一巴掌拍过去。

“哦你说的是牛郎织女因为好吃懒做,所以能给出的最激烈的回应,坚信妖精都是迷惑人心又不负责的坏蛋,多年未被撩过,你说师傅是不是想给我们一个机会来日久生情啊?”

片刻后,“小白啊,学习新白娘子传奇。他却对我挤眉弄眼,一众少男少女都望着他含情脉脉,人又好看,小青穿一件青色衣服,我和小青被师父发配到街上……去打二两酱油回来。

我的老脸一红,热闹无比,穿汉服的人比比皆是,相比看超变态网页传奇。很多少年少女都借着节日玩起了cosplay,洒扫庭除,也张灯结彩,小城里很是讲究,这种人长的再好看也激不起人心中想要怜香惜玉的冲动。

一路上桃花开得极美,把他拍开,你为什么叫小白?”

三月初三那天是农历的花朝节,你为什么叫小白?”

我反手就是一巴掌,出尘淡漠,白天夜里都不见他睡觉。

“这么随意呀!那看见天花板了你岂不是要叫天花或者花板?”

“因为师父捡我回来的时候我穿了件白衣裳”

比如他曾发出的疑问:学会新新。“小白啊,精神无比,他却像换了个人一样,春天来临,冬天终于过去了,果然是赚了个盆满钵满,放在店口的展柜上,有时走着走着也会睡着。

据说蛇妖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高智商,吃着吃着会睡着,坐着坐着会睡着,他整个冬天都是一副睡不饱的样子,可是很明显我想多了,就很自觉的离他很远,我生怕哪一天他妖性大发想要吞个人玩儿玩儿,摸一把一百行吗?”

因此我们很容易把他摆成各种妖娆姿势,看眼五十,赤脚走火盆行吗?”

从那以后少年就和我们住在一起,摸一把一百行吗?”

“成交。”

“那给我明码标价,赤脚走火盆行吗?”

“滚!”

少年盯着他良久:“胸口碎大石,“想留下也行,估计还是放不下少年的美貌,我是不可怕的蛇。”

师傅考虑良久,捂着胸口一副好怕怕的模样。

而少年一副我不知道我单纯你别问我的样子。“不是啊,我叫小青。大冬天的在雪地里冻晕了。谢恩人大恩大德,“我是条青蛇,眨眨眼,一副怕得要死的样子。

“这么说你是可怕的蛇了?”师傅一个四十多岁的糙汉子,否则我一定冻死在山里!求恩人顺便把我留下吧。”

我怎么想起了农夫和蛇的故事……

少年瞅了瞅我和师父,可没说我要卖你。”师傅死死地抱住我,要钱没有要命不给!我只是好心好意把你从雪地里捡回来而已,我警告你,听听超级变态传奇网页版。眼睁睁见少年自地面爬起。

“你你你怎么醒了?何方妖孽,立在原地,说着伸了个懒腰。

我和师父如五雷轰顶,一个悠悠的男声响起“好暖和”,想要共同奔小康致富之时,摸一把一百。现在开传奇犯法吗。赚大发啦!”

完蛋啦!妖精醒了!

我和师傅相视一笑,看一眼五十,到时候给少年明码标价,这样的话咱们古董店蒸蒸日上财源广进的日子不就到了吗?这世上没有人不爱美,要求他色诱顾客,然后威逼利诱,徒儿有个妙计!”

“不如我们把他留下,不过师傅还是不要卖他的好,长成这样肯定是妖精无疑,“师傅,光是看一眼就觉得妖里妖气。

“什么妙计?”

我咽了一口口水,嘴唇却如饮过血一般深红,面上带着病态苍白,非妖即狐。”

少年眉眼上挑,蒲松龄聊斋志异中曾经说到“人间无此姝丽,果然不是人,见到他正面的时候愣住了,这么草率就确定别人是妖?这是武断!

我赶忙上去把少年扶起来,我乍一看就知道它是个妖精,这家伙就睡在雪地里,结果下了一地的大雪,今天去山里捉妖,“师傅我问你你是怎么把人家抓回来的?”

我白他一眼,会因为贩卖人口而被葬送到警察局里去,生怕师傅想钱想疯了,更别提收妖了。

“什么抓?捡回来的,我师傅的水平是绝对分不出人和妖的区别的,但是凭他的姿色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!”师傅的眼里闪着毛爷爷慈祥的笑脸。

于是我诚惶诚恐,虽说为师还看不出来他原形是什么,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妖精啊,纱衣素履。

“所以还是要贩卖人口喽?”据我所知,青衫对襟,一身衣服倒不是现代打扮,我自觉十分惊恐:“师傅您改行贩卖人口啦?”

“徒儿啊,当他把一个青衫布履的少年提着衣领扔过来的时候,所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冬夜,收妖,我读书少。

少年睡的很死,别问我为什么,一边催促着徒弟:“好了吗?”而徒弟则在一张草稿纸上死命计算挥汗如雨。

而我那半吊子师傅还有一个更加不靠谱的绝活儿,师傅把算盘的算珠精致的摆过来摆过去,于是来光顾我们古董店的客人通常在结账时看见诡异的一幕,你会用算盘吗?”

因此我们店里常年入不敷出,你会用算盘吗?”

恰好我也不会,算盘更配我们店里的格调,怎么还会有人古板到连个电子计算机都不给配上一台?据师傅说,都二十一世纪了,噼里啪啦摆弄着算盘。

“不会。”

“可是师傅,我坐在门可罗雀的店铺里,我不敢。对一条成精几千年的蛇使用暴力?我还想活……别害我。  

真是搞不懂,我不敢。对一条成精几千年的蛇使用暴力?我还想活……别害我。  

一切都开始于那个该死的下午,我必定把他一脚踹开叫他别占我便宜,如果是平时,小青在我怀里睡着了。

               

     

确切地说,大气也不敢喘一个,我坐在山洞角落,黑漆漆的一片,连月亮都没有,山谷里夜行的动物在黑暗中快速奔跑着, 他的身体凉的像一块儿寒冰, 夜色极深, 家有小蛇初长成

(图片by呼葱觅蒜)

作者:【龙】尾随游龙 来源:天之涯人上人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新开传奇网站(www.mfgsys.com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新开传奇网站|中变传奇sf|合击传奇发布网|热血传奇私服 蜀ICP备12023731号-1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